毓璜顶试管婴儿过程

2021-05-16 09:36:06 来源:合肥晚报
亲人相认的书信。(中评社 张爽摄)   中评社高雄4月13日电“敬爱的爸爸:当我和妈妈访听到您还健在,我们高兴极了,恨不能当面向您祝贺,望您长寿!两个月前,我流着眼泪给您写信,向您问安,但至今未见回音,可能信丢失了,爸没有接到……”  这是陈列在高雄市左营眷村文化馆里的一封家书。有参观者读到前面几行字,就哽咽落泪。命运被大时代所改写的一整代人的形象在一封封家书和一件件饮食起居的器物中鲜活了起来。  带领记者参观眷村文化馆的高雄市国军眷村文化发展协会执行长周治东回忆说,那个时代,眷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的故事发生。他自己就有一个姐姐当年被父母留在了大陆,母亲因为思念姐姐,常常半夜痛哭。后来家人辗转从美国给姐姐寄去信件,姐姐接到信件后预想可能是父母来信,但是不敢打开,颤抖着将信交给组织,直到领导告诉是她爸爸妈妈写来的信,她才流着泪读完了这抵过万金的家书。 “我认为邓小平和蒋经国都是伟人,在他们的努力下,两岸能够通邮。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举措,如果没有这样做,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抱憾终身。”周治东说。  1949年,国民党政府战事全面溃败,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1949年从大陆各地辗转随军来台的军人及眷属多达百万人,国民政府为了稳定军心、除了整修日遗房舍安置高阶将校外,在各营区周遭集中、快速的建造极为简陋的宿舍供有眷官兵申请核配,以照顾、管理的方式解决军眷住的问题,外界对于居住在军营周遭的军眷村统称“眷村”。  缝纫机背后的眷村女人